5年吸金93億,今3家頭部謀上市:共享民宿短租這個風口要上岸了?

“共享民宿短租平台似乎将進入“上市元年”。

“共享民宿短租平台似乎将進入“上市元年”。近日,Airbnb、途家、小豬短租的上市計劃都被提上日程,似乎過了風口的民宿短租行業又要濺起些許水花。

相比過去幾年,今年,共享民宿短租賽道确實冷清。鉛筆道統計了國内17家主要的共享民宿短租企業,過往披露的總融資次數有45起。過去5年,這17家公司共獲得93億元融資。但在今年,卻隻有易民宿和木鳥短租分别在2月、5月完成了一輪融資。

伴随着整體融資環境的趨冷,國内房源也正處于“僧多粥少”的局面。

在線短租平台行業,擁有房源意味着擁有掌控力,也是實現規模化的重要因素。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共享住宿平台上的房源達到350萬套,覆蓋國内近500座城市。但現在各大平台房源重複率高也是一大問題。43.6%的景區民宿房東會選擇4-6個線上平台進行産品投放。

與此同時,有人認為,民宿這門生意可能并沒有想象中那麼好。随着門檻越來越低,準入者魚龍混雜,單純逐利者的比例逐漸增長,房源質量和服務質量更是參差不齊。遊走在灰色地帶的民宿生意,監管也需要提上日程。

短租頭部企業“謀上市”

在成立11周年之際,美國民宿短租平台鼻祖Airbnb的上市計劃又被提上日程。

近日,Airbnb通過官方消息稱,公司計劃于2020年上市,但并未透露上市具體時間等其他細節。紐約時報和華爾街日報消息稱,Airbnb上市時間預計在上半年,将采取直接上市的方式。此外,Airbnb有讓民宿提供者們持股的計劃。

長期以來,Airbnb都是全球最大的共享短租企業。根據官方數據顯示,在全球10多萬個城市中,Airbnb的房源數量超過了700萬,平均每秒有6位客人簽約入住。今年8月期間,其單夜房客入住量曾創下超400萬人次的紀錄,相當于40個鳥巢才能裝下。

今年第二季度,Airbnb營收超過10億美元,這是其曆史上第二個季度收入超過10億美元,截至9月15日,房東在Airbnb上共享房屋和空間的收入已超過800億美元。

不僅業績亮眼,在資本加持下,其僅成立不到3年估值就超過10億美元。到2017年,它完成了10億美元的F輪融資後,總融資更是高達44億美元,公司估值登上310億美元。

這之後,關于Airbnb上市的消息層出不窮,公司高管也曾公開過上市計劃,隻是上市時間卻一再推遲。

早在 2017 年 3 月,Airbnb的CEO Brian Chesky就曾表示,“公司正在一個兩年期計劃的半路上”。按照Chesky當時的說法,外界認為,Airbnb的上市時間很可能是在 2018 年。

但2019年3月,Airbnb的聯合創始人Nathan Blecharczyk向媒體表示,Airbnb還沒有決定今年是否上市。到了4月,Airbnb的CEO Brian Chesky說,已經采取行動,将在今年晚些時候做好準備,此後任何的時間點都可能上市。

就連Airbnb此次的上市意向聲明,也不具備出售股票的法律效力。其仍需等待招股書公布,才可以公開募股。

雖然Airbnb上市日期還不确定,但共享民宿短租平台似乎要進入“上市元年”。事實上,在Airbnb準備上市期間,“上市”一詞已經成為共享民宿頭部平台的高頻詞。

去年7月,國内民宿短租領域的頭部企業途家新任CEO楊昌樂在接受媒體時就表示,途家可能會在2019年末IPO,從途家的股權結構來看,更可能是赴美。今年3月,楊昌樂在談及公司上市計劃時再次表示,目前已在準備狀态,應該不會太久,未來可能在海外上市。

與此同時,國内另一家民宿短租領域的頭部公司小豬短租也已經發出正籌備上市的信号。

今年4月,小豬短租CEO陳馳表示,未來公司肯定會有上市的計劃,不同的上市路徑都會考慮,并且其作為中國的企業,期望能夠在國内上市。

顯然,在今年,Airbnb與它的中國門徒們,各自奔向了上市之路。

平靜的市場背後“暗潮洶湧”

“前兩年,感覺民宿短租平台承包了公交車、地鐵的廣告,但今年已經看不到了。”說起民宿短租領域的頭部公司紮堆上市一事,一位資深媒體人感慨,已經很久沒有關注這一市場,“風口已經過去了。”

相比過去幾年,今年共享民宿短租賽道确實變得冷清。

鉛筆道統計了國内17家主要的共享民宿短租企業,過往披露的總融資次數有45起。但在今年,卻隻有易民宿和木鳥短租分别在2月、5月完成了一輪融資,前者Pre-A輪且未披露金額,後者隻披露了數千萬。從規模估計,總額應該不會超過1億元。

要知道,2015年,這17家共享民宿短租平台共拿到了8筆超33.33億元人民币的融資;2016年,共拿到了10筆超5.55億元人民币的融資;2017年,共拿到了9筆超31.1億元人民币的融資;2018年,共拿到了7筆超23億元人民币的融資。

計算一下,5年時間,光這17家公司披露的總融資就近93億元人民币。

實際上,伴随着整體融資環境的趨冷,短租行業迎來寒冬一事,業内人早有預料。 

去年10月,小豬短租創始人陳馳在拿到近3億美元融資時,就表達了對今年短租行業的擔憂。“拿到錢是為冬天做好準備,接下來要看這個冬天有多麼長,多麼嚴酷。”

曾在新三闆挂牌的住百家先體驗到了冬天的嚴酷。去年6月,住百家因未能及時披露年報,以及欠薪員工等鬧得滿城風雨,鉛筆道當時曾發文《共享經濟第一股住百家停擺:發币補坑失敗 CEO失蹤癡迷佛門 員工集體讨薪》對其進行報道。

去年7月9日,在新三闆挂牌兩年多的住百家終被摘牌。随之,住百家關停除海外住宿預訂以外的所有業務,住百家CEO張亨德也被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住百家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企業。

今年2月,還有供應商向住百家讨要2年前住百家辦公室精裝修項目尚未結清的近150萬元工程款。鉛筆道再次發文《住百家春節被追債:供應商帶病讨百萬欠款 住進股東辦公樓13天被回應沒錢》對其進行了報道。

作為存量市場,國内房源正處于“僧多粥少”的局面。

在線短租平台行業,擁有房源意味着擁有掌控力,也是實現規模化的重要因素。業内人士李林(化名)向鉛筆道表示,“在房源成為焦點資源的背景下,如何留住房東,是短租平台生态建設不可回避的問題。”

據速途研究院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共享住宿平台上的房源達到350萬套,覆蓋國内近500座城市。

據了解,截至今年7月,Airbnb在中國市場已經超過15萬套;途家網全球房源數量已經超過120萬套,國内市場超過80萬套;小豬在全球700多座城市已經超過了80萬套房源;木鳥短租房源數量超過了70萬套;從2017年4月份上線至今的美團旗下的榛果民宿,也覆蓋了國内300多個城市,房源超過了35萬套……

“房源緊張”的同時,現在各平台房源重複率高也是一大問題。

據《中國景區民宿市場研究報告2017》統計,為了提高民宿的利用率和曝光率,43.6%的景區民宿房東會選擇4-6個線上平台進行産品投放。另從平均投放平台數量來看,整體線上平台平均投放數量為3.7。

位于北京的房東王偉也向鉛筆道直言,他出租的房子,不僅會挂在小豬上,還有途家、榛果民宿等也不會放過,“并非單個平台獨占資源。”

與此同時,行業已經進入整合期,且“站隊”趨勢明顯。

2016年6月,途家戰略并購螞蟻短租。接着,2017年是在線短租行業的一個分水嶺。4月,美團的榛果民宿上線;11月,阿裡雲鋒基金領投小豬短租E輪融資,攜程則持股途家為其股東之一。今年2月份,攜程與螞蟻短租推出有家民宿。

各大酒店也開始進入戰場。在2017年,海南國商酒店管理有限公司1億人民币投資了新三闆上市企業住百家,凱悅酒店集團2017年投資了高端房屋租賃平台 Oasis Collections,雅高集團 2016年4月以1.48億歐元收購了高端短租公司Onefinestay。在今年,OYO酒店又收購了千嶼Islands。

顯然,共享民宿短租平台平靜的市場背後,一場激烈的競争正在醞釀。 

魚龍混雜的民宿短租

近年來,國内整個共享住宿在線交易量持續快速上漲。

據速途研究院數據顯示,2017年,我國共享住宿的交易額也達到了145億元,同比增長70.6%。到了2018年,我國共享住宿的交易額已經達到165億元,同比增長37.5%,繼續保持快速發展趨勢。

但前述接受采訪的業内人士李林卻認為,民宿這門生意可能并沒有想象中那麼好。

他感覺,随着門檻越來越低,準入者魚龍混雜,單純逐利者的比例逐漸增長,房源質量和服務質量更是參差不齊。

事實上,經常有房主擅自改建房屋,遊走在灰色地帶。李林解釋,市場上大量的房源的質量事實上是不符合入住标準的。“很多民用房沒有防爆系統,沒有安全的消防通道,實在不安全。”

一位用戶也對鉛筆道透露,此前,他因為工作需要來北京學習半個多月,看到小豬短租上的房宿價格比經濟型酒店還便宜。與房東取得聯系後,對方表示半個月以上可以價格優惠,他就和朋友在北大附近租了一個民宿的其中一間。

入住之後他發現,他和朋友住的那間房是房東拿廚房改的,上下床,每個床位每天不到100元,另外兩間房也被房東分租了出去。“入住前并不知道房間是廚房改的,房東也沒有說,但因為覺得便宜,就默認接受了。中間有一次消防來檢查,房東就提前給我打好招呼,讓我把房間門鎖好,先不要回去。”

他還認為,平台的身份證核驗基本上是“雞肋”。“入住時隻是自己做了登記,房東并沒有現場查證,感覺就算給一個假的他們都不會去查。”當他詢問是否可以開具發票時,對方表示,“開發票的話要加錢,就沒有之前的優惠價了。”

另一位用戶也向鉛筆道透露,在民宿辦理入住時,經常有房東提醒他,“如果在小區裡,有人問你是幹什麼的,千萬不要說是住民宿,就說是來見親戚朋友的。 

不僅是入住條件不合規,共享民宿短租平台上“偷拍門”“盜竊門”、消防隐患等市場亂象頻出,安全與合規已成為行業的重災區,且大量退押金糾紛、投訴等問題也屢次發生。

今年6月,媒體曝光了一起民宿偷拍事件,杭州市民在入住通過Airbnb預定的青島民宿時,在民宿床尾發現了攝像頭。後經證實,攝像頭為房東安裝。事實上,該事件并非個例。3月,媒體就曾報道過另一則偷拍事件,陝西市民在通過小豬短租平台預訂的民宿的電視機上發現了針孔攝像頭。

但這僅反映了當下民宿隐患的冰山一角,在第三方投訴平台上,共享民宿的投訴案例比比皆是。

鉛筆道發現,在黑貓投訴平台數據顯示,涉及Airbnb的投訴總數量多達649起,已完成消費者訴求的為456起;小豬短租的投訴總數量為311起,已完成消費者訴求的為206起;途家的投訴總數量為200起,已完成消費者訴求的為138起。衆公司被投訴的内容則相似,均涉及“提前退訂民宿,不能全額退款”“多收押金”“房屋髒亂,拒絕退款”等問題。

民宿合法化是扔給短租行業的另一個難題。目前,已有城市對民宿行業的亂象予以重視并出手治理。

2月26日,珠海召開新聞發布會,正式發布《珠海經濟特區旅遊條例》,條例規定,對民宿按區城分三類管理,對在住宅小區内辦民宿等提供住宿服務的經營行為予以嚴格限制。2018年年末,因環境整治需求,大理拆除了多家民宿。

陳馳此前也透露,目前海南省在成立旅遊民宿協會後,将為目前海南省内,數千家旅租業主集體辦理公安機關的身份證采集系統。另外,海南省公安廳已同意符合相關條件的公寓以短租形式進行經營,還同意為相關短租業主配置手機版APP身份證登記系統,而省旅遊民宿協會也将會建立起一套警方互動機制,以此規範民宿業經營。

當然,國家能夠對民宿出具專門的法律和監管,也是好事兒。正如陳馳曾說,行業自律能減少一定的風險,但如果在法律層面上做民宿短租得不到充分的認定,民宿經營者實際上承擔着合規風險,不敢大量投入,導緻行業發展無法突破瓶頸。

*本文來源:鉛筆道(ID:pencilnews),作者:付豔翠,原标題:5年吸金93億 今3家頭部謀上市:共享民宿短租這個風口要上岸了?NO》。

評論:

登錄 後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