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旅融合下的旅遊演藝:若無創意,隻會剩下絢麗光影和湧動人海

旅遊演藝的另一面。

什麼是旅遊演藝?有人理解是“旅遊者觀看的演藝”,不過也有人理解為“旅遊景區的演藝”,有什麼不同嗎?

在文化和旅遊融合的大背景下,這個話題很熱,說一下韓國的兩個案例。

案例一:《亂打神廚》

通過喜劇的表現方式演繹了一個發生在廚房裡的故事,演員人數為五人。以廚刀、案闆、廚具等為打擊樂器,将互動遊戲、韓國傳統舞蹈與現代打擊樂融為一體,沒有語言表達,是适合男女老少、無語言障礙以及跨越國籍與年齡的表演。除擊打“廚房樂器”之外,還有舞蹈、魔術和小品等藝術形式,注重和現場觀衆互動,時常拉起觀衆上台表演和做遊戲;還把觀衆分成左右兩撥,一起跺腳拍手鬧動靜比賽,演出時間近二個小時。自1997年首演開始已有22年曆史,經久不衰。

韓國有三個劇場表演《亂打神廚》,首爾有兩個,另一個在濟州島。首爾的明洞劇場,在首爾最著名的旅遊購物街明洞街邊不起眼的樓房裡,還是三樓,看起來有點簡陋。劇場有380個座位,其他兩個劇場座位還少,演出頻率是周一到周四兩場,周六四場,周日三場。票價有三種:VIP票66000韓元(約人民币396元);S票55000韓元(約人民币330元);A票44000(約人民币264元)。如果按300元票價計算,一場下來票房大概114000元,一天是228000元。

每場演出看得見的物料成本是舞台上切碎的蔬菜,官網還聲明不會浪費。現場觀衆部分是韓國人,很容易辨識出來。

讓人吃驚的是還有個“亂打學院”,由現役的“亂打”演員現場授課,觀衆直接體驗演出,時間是一個小時,不過隻有周六一場。重要的是票價35000韓元(約人民币210元),感歎一句:這上哪兒說理去!

歸納一下《神廚亂打》的特點:這是旅遊演藝;300-400個座位小劇場演出,在商業寫字樓裡很容易找到空間,幾個劇場都是這樣,一定是測算過;演員數量是個位數,成本低;演藝本身沒有“深厚”的文化背景,沒有語言表現形式,甚至互動形式外國觀衆也理解;演出有許多互動環節,不斷調動觀衆參與;劇場入口有衍生紀念品,演出結束可以和演員合影;劇場一般位于市區旅遊人群聚集區域;有“亂打學院”這樣的延伸體驗産品項目。

案例二:《塗鴉秀》

《塗鴉秀》是一台将現場繪畫、多媒體技術、舞蹈等表現形式結合的演藝節目。同樣演員很少,隻有四人,同樣沒有語言表達,同樣是突出觀衆互動。演出時間80分鐘。

其中部分表演形式是:

演員在黑色的畫闆上像使用光線雕刻一樣畫畫。

夾雜着舞蹈,結合幽默的表演,用水彩潑出(繪出)肖像畫。

通過粉末和光線陰影作畫,出現了中國人熟悉的李小龍。

好像是在觸摸屏上用手掌畫畫,通過熒光顯示浪漫的夜空,有中國式建築飛檐和長城,也有西方的丘比特。

在舞台上的水箱水面上,利用油水分離的原理,讓彩色油彩在水面漫浸,勾勒出圖形畫。

演員分别在大型畫闆上,通過觸摸繪出中國文化中的人物:劉備、關羽、張飛。

《塗鴉秀》有首爾和濟州兩個劇場,首爾劇場每天兩場,488個座位,票價有三種VIP票60000韓元(約人民币360元),S票50000韓元(約人民币300元),A票40000韓元(約人民币240元)。

沒有證據說明,《塗鴉秀》為了迎合中國遊客而加入了許多中國文化元素,劇場裡衆多西方遊客也随着演出發出驚歎。

隻是,通過不太複雜的多媒體光影巧妙應用,通過四位韓國“小鮮肉”青春舞蹈展現以及炫目的漫畫繪畫技法表現,這些中國文化符号靈動無比,心生感慨,似乎是在國内旅遊城市。

這兩個案例是我們理解的旅遊演藝另一面,創意、小的、熱鬧、參與、神奇、體驗等等,也可以表現或者弘揚文化。

而中國旅遊演藝現在是奔着宏大、震撼去的,演員起步也得上百人,甚至幾百人。四五人的旅遊演藝,在我們眼裡那是街頭賣藝架勢。

哪個是旅遊演藝的發展方向?

哪個是文旅融合的趨勢?我們有如此大的旅遊市場,我們有這麼多的文藝院團。

關鍵是創意,和規模大小演員多少無關。

創意是靈魂,不是大的多的才有創意。

沒有創意,文化也會隻剩下絢麗光影和湧動人海。

 *本文來源:微信公衆号“韋陀一杵”(ID:cn12301),作者:闫向軍,山東旅遊職業學院院長,執惠專家作者,原标題:《旅遊演藝的另一面——風起青萍言談之八十》。

相關推薦: